徐天很着急!

    这要是让二阿爷和尸修枯木、粉寡妇等人逃掉了,很有可能会给那些外隐门、内隐门惹来灭地之灾。这些人实在是太厉害了,随随便便的几个人就能将一个内隐门给毁灭了,就更别说是那些外隐门和古武世家了。

    可是,有些事情急也没有用,现在的徐天让罗巨人的双臂紧紧地勒着,更是压倒在了身上,他连劲儿都使不出来,根本就无法挣脱。幸好,沈欺霜没有走,她帮着徐天将罗巨人给掀翻过来了。这丫头可不是一般的狠辣,连续地劈了两下鬼斩刃,顿时将罗巨人的双臂给斩断了。

    徐天骨碌到了地上,终于是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见到不远处的地面上,横七竖八地躺了有几十具的尸体,一个个不是开肠破肚了,就是脑袋被削掉了,看上去惨不忍睹。罗烈和黄妃、孙复等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,可这样的场面还是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,像黄妃都忍不住哇哇呕吐了。

    在人群的另一边,就见到胡三太爷和辛虎丘、宁东来等人已经追上去,将二阿爷和血手、粉寡妇等人给团团围住了,正在逐对地劈杀着。这些人中,竟然还有伏龙寺的大智主持、大痴、大颠,还有黄公、向传师、雷横、丁卯、林秋道、刘湘等人,他们都是鲨鱼岛的人,没想到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在一处墙头上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站在那儿,她有着美轮美奂的脸蛋儿,犹如是黄金比例分割出来的魔鬼身材,她的眼眸不住地扫视着,好像是在人群中找着什么人,看上去满是关切和焦虑。宫天娥和白晶晶、顾朝夕、王七七等人站在她的身边,一个个也都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慕容熙月?

    徐天激动不已,一只手抱住了沈欺霜,立即御剑飞行过去将乔欣也抱住了,一起飞到了慕容熙月的面前,激动道:“熙月,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场的这些人几乎是囊括了华夏国内隐门和外隐门的最强势力。是,二阿爷和尸修枯木、粉寡妇等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那又怎么样?这么多人,两个人打不过你一个,架不住三个人、四个人一起上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好虎架不住一群恶狼。

    宁东来和大智、大颠和尚一起将二阿爷给围在了中间,胡三太爷和常大仙、唐静斋、林秋道围住了血手,大痴和尚、黄公、刘湘、阎森围住了尸修枯木,丁卯和邱慕义、范锡昭围住了西域凶僧……剩下的像宁千豪、雷横、向传师等人,围住了其他的几个死刑犯。

    这种场面,百年不遇!

    那些修者大联盟的人,有的在照顾伤者,有的都跑了过来,连眼珠子都不舍得眨一下,这些人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会对他们日后的修行,有着很好的裨益。

    晚风吹拂,撩过了慕容熙月的发梢,她剜了徐天一眼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我说一声,幸好我没有来晚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了,就是怕你太忙了,会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这件事情重要……咱们等会儿再说,你还不快上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天挠挠脑袋,感觉有慕容熙月在这儿,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,至少是不用那么动脑袋了。二阿爷和尸修枯木、粉寡妇等人都疯了一样,不断地左突右冲着。可是,宁东来和胡三太爷、阎森等人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法子,就是围困着他们。只要不让他们逃脱出去,总会有办法将他们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在丁卯和邱慕义、范锡昭的围攻下,西域凶僧也是连连败退,身上有了好几处刀伤。照这样的态势下去,他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。徐天跳过去,横身挡住了丁卯和邱慕义等人,让他们去对付别人,西域凶僧就交给他了。

    西域凶僧手拄着方便铲,喘息着道:“徐天,你……你这是要我的命啊?”

    “要个屁命,咱俩佯作打斗,你凑到二阿爷的一边去,这可是你将功补过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西域凶僧挥舞着方便铲,照着徐天就横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天一边格挡着一边挪动脚步,终于是冲进了宁东来、大智、大颠和尚和二阿爷的战斗圈子中。四个人分散开,占据了东南西北的四个方向,将二阿爷和西域凶僧给围困在了中间,徐天叱喝道:“二阿爷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要执迷不悟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二阿爷和西域凶僧背靠着背,怒道:“徐天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……没有别的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苦呢,你就算是不为子着想,就不为你孙子龙江华想想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徐天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徐天吼叫了一声,二阿爷刚要冲上来,西域凶僧从背后上去就是一方便铲。二阿爷做梦都没有想到,西域凶僧会对自己下手。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前方,背后空门大开。这一刻,他想要再躲闪都来不及了……噗!这一方便铲正正地劈在了他的身上,徐天和宁东来等人甚至是都听到了筋骨断裂的咔嚓声。

    二阿爷惨叫了一声,往前踉跄了好几步,双手抓向了徐天。

    徐天早就戴上了护盾,迎着他撞了上去。嘭!徐天被撞得斜飞了出去,撞到了院墙,这才摔倒在地上。而二阿爷,他更是好不到哪里去,终于是摔倒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咳血。一处外伤,一出内伤,就算是大罗神仙过来也救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,倒是有点儿像马岱斩杀魏延!

    大智主持双手合十,高声道: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二阿爷挣扎着还想爬起来,咆哮道:“西域凶僧,你竟然敢对我痛下杀手,难道……咳咳,难道你不怕体内的七日蛊会吞噬了你的心脏吗?”

    西域凶僧骂道:“徐天早就帮我将七日蛊给取出来了,要不是我用了一招诱敌之计,你们又怎么可能会来到这家废弃砖厂,又怎么可能会上当受骗?我这是弃暗投明。”